乍看臺灣電影長江後浪推前浪,只見一朵朵的浪花,前仆後繼、推波助瀾、奮力【潑出】,一搏國片電影製作一波又一波的新高潮...
波濤
潑出
傾瀉

臺灣電影後浪潮 - 拍片計劃.浪潑出

乍看臺灣電影長江後浪推前浪,只見一朵朵的浪花,前仆後繼、推波助瀾、奮力【潑出】,一搏國片電影製作一波又一波的新高潮...



P.S. 若某電影已製作完成或已排定檔期,其電影介紹會轉收錄至《電影上映.浪傾瀉》頁面...

2009/10/01

當我們同在一起

當我們同在一起

製作 / 香港商嘉捷國際有限公司

導演 / 胡意娟

出品 / 香港商嘉捷國際有限公司

預算 / 新臺幣 5000 萬元

預計 2010/03 上映

民宿燈光漸漸亮起,廣場上原住民表演者與住宿的旅客,有的打理著炊具,有的在彈著吉他唱歌。此時,有對小情侶正在爭吵,仁凱走到旁邊幫忙調解,小駿悲傷的說,他很愛小晴,但兩人真的無法再繼續,因為小晴的父母反對兩人在一起,他不希望她為了他,而與父母反目,仁凱嘆了口氣,視線飄到遠方,他開始告訴小駿一個故事。

芸芸的父親從臺北被聘到南投的一所小學當校長,母親也跟著到小學教音樂,她生性內向,一直不敢跟旁人說話。仁凱是芸芸的同班同學,看到她的第一眼,就覺得她是個很特別的女孩,只是找不到機會和她說話,某一次,仁凱的作業簿忘了帶回家,跑回教室拿的時候,剛好聽到芸芸在彈鋼琴,兩人開始有了第一次的談話。

於是、仁凱每天放學後,都會去找芸芸學鋼琴,兩人的默契越來越好、互動也越來越多,慢慢的,兩人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對方,但年幼的兩人卻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裡的情感。

升上國中後,仁凱與芸芸唸了不同的學校。剛開始,兩人還是天天見面,但因為升學因素,生活有了轉變,兩人改變不了時空的距離,聯絡慢慢的變少了。升上高中後,芸芸有許多男生追求,看在仁凱眼裡,以為她不喜歡自己而放棄,逐漸的和芸芸疏遠。後來,芸芸考上音樂學院,到了臺北念書,而仁凱也到高雄唸大學,兩人從此斷了聯繫。

仁凱大學畢業後,對芸芸的思念未曾退卻,因此常回到以前的小學,試想拾回過去兩小無猜的甜蜜,某一天,教室那端傳來了熟悉的鋼琴聲,循著琴聲,仁凱找到了芸芸,無言的感動在兩人內心泛起,相談之下,才知道彼此當初的心意。

芸芸其實也一直很喜歡仁凱,她每天下課後,都會故意躲起來等仁凱放學,然後假裝是巧遇。跟仁凱一起走回家,是芸芸一天裡最快樂的時光。

芸芸帶著仁凱來到學校圍牆旁的一棵大樹,她告訴仁凱,當初知道他有了女朋友時,她就在樹上刻下了兩個人的名字,希望老天能夠聽到她的呼喚,讓她和仁凱在一起,她一直等待著,直到今天都沒忘記…

聽到這裡,小晴緊張的問仁凱結果,仁凱把思緒拉了回來,淡淡的笑著說,最後他們在大樹的見證下,決定一起過一生,他並且告訴小駿,如果真愛小晴,就要勇敢爭取,因為明天不知會如何,現在不好好把握,未來是無法期待的。

仁凱拍拍小駿與小晴兩人的肩,接著對他們說:「沒有此刻真心的擁抱,哪來下一秒的美好?」說完,仁凱起身走進民宿,一邊喃喃自語的說,如果能夠再來一次,他一定一開始就緊緊握住芸芸的手,不會浪費那麼多無謂的時間,此時,小駿、小晴與民宿外烤肉的情侶們,彷彿都聽到悠悠的琴聲響起,他們緊緊的將另一半擁入懷中。

回到民宿,仁凱逐一告訴房客們,今天晚上他請了一些原住民來,準備辦個原住民營火聯歡晚會,他來到一間房門前,敲了房門許久,卻沒有回應也打不開,仁凱聞到門內傳來淡淡的煙味,深覺有異樣,他趕緊拿鑰匙開門,門一開,發現房內的蔡氏夫妻燒炭自殺,夫妻倆昏倒在房內,送醫後,蔡先生沒事,蔡太太卻昏迷不醒,仁凱詢問蔡先生為何要用死來解決,蔡先生說他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,仁凱告訴蔡先生,只要活著沒有什麼事會解決不了的,有多少人比他們夫妻更苦、更絕望,卻都還是在努力的給自己美好的人生,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。

仁凱悠悠的說,那時…斷垣殘礫之中,仁凱絕望哀傷的看著色彩詭譎的天空,在他們準備結婚的前一天,發生了 921 大地震,芸芸被壓在牆瓦下,手掌間緊握著給仁凱的遺書,那是芸芸被崩倒的牆面困住前寫下的。

不久,餘震將芸芸完全覆蓋在瓦礫之下,遺書上寫著,她一直想跟仁凱說一個好消息,她有了仁凱的小孩,現在,她和小孩雖然走了,但是仍會一直陪在仁凱身邊,希望仁凱不要悲傷。仁凱看完遺書之後,看著一堆倒下的瓦礫,他無助的哭了起來,這曾經是它美好的家園,多少人羨慕他擁有的一切,現在呢!?只不過是一堆悽涼,一夜之間他什麼都沒了。

仁凱失魂落魄的走到那棵刻有他和芸芸名字的大樹旁,萬念俱灰想一死了之,當他將手中的繩索套上樹枝的那一刻,彷彿聽到教室裡傳來芸芸的鋼琴聲,仁凱如夢初醒,想到芸芸曾經在陶盤上畫上他們未來的房子,仁凱決定照著芸芸的畫,用思念與愛在那塊廢土上蓋一棟房子,將它做成民宿。

仁凱雖擁有大片的土地,依然還是舉步維艱,經過百般波折,集合多方的援助,才慢慢走了出來,他感嘆自己沒法跟芸芸走到最後,但他希望看到每對住進民宿的情侶們,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。

仁凱向蔡先生說,如果他們願意,可以留下來幫忙他,反正民宿的生意越來越好,他也正缺人手。蔡先生聽完感動不已,緊握仁凱的手說謝謝,仁凱離開後,蔡先生彷彿聽到芸芸的鋼琴聲,此時蔡先生接到老婆已經清醒的消息。

蔡先生看到清醒的老婆,跟老婆懺悔自己的懦弱,並且跟老婆說,自己聽完仁凱的故事後,對人生有了全新的看法,希望老婆能陪著他繼續努力,蔡太太聽完感動的與老公相擁而泣。

大家在民宿院子裡隨著原住民的歌聲跳起舞來,遠遠的走來一個長的很像芸芸的女生,女生問仁凱:「聽說這個民宿有個美麗的傳說,只要來民宿居住的情侶們,能夠聽到琴聲,就會有一個圓滿的結局,沒有情人的人,聽到鋼琴聲,也能找到很好的姻緣,不怕你笑我,我就是想在這裡看看能不能遇到個好姻緣的…」

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

回主頁面